【谢丹谢】最后的问题 The final problem

● 旧文搬运,随缘居老崩溃。

● 有两个bug,懒得改了

● 标题剧透预警


[楔子]

那些最后见到他的人们说,他长久地坐在那里,与外界的一切隔绝开来,只是注视着手上的精巧装置。

仿佛那承载着他最珍贵的回忆。

[1]

「我是哈里·谢顿,克里昂大帝一世御前首相、川陀大学川陀分校心理史学系荣退教授、心理史学研究计划主持人……

他皱皱眉,把后面一大串头衔划掉,重新在屏幕上写道:

「我是哈里·谢顿。」

「我现在在这里回忆,对我来说最后的问题。这份手稿自然不会流传,我是出于自身的一种迫切需要,来试图整理当年的事情经过的。关于我最好的...

关于HP7,国王十字车站之后的脑洞

从GG死到哈利死也有一段时间了吧怎么他们还没见上面把话说开还需要哈利助攻的↓


哈利消失之后,邓布利多仍在车站里沉思,少顷他解除了某个法术,明亮车站的景象消去,他坐在戈德里克山谷里。

然后他抬起头——这个动作还没做完他鼻子就挨了一拳——“我可去你的吧邓布利多,死都死了还躲着我,如果不是小男孩还有点眼力你是不是永远躲着我?对着那个没鼻子我的表现你还不够满意吗?你到底要我怎样你才能原谅我?啊??”


随便脑脑RPS

免责声明:以下是名字和演员刚好相同的纸片人的故事,我不了解本人,是脑着爽的梗陈列,很大几率不会写。

以及:我真的想看友情向索yamin



图可能是正在和索大佬喝酒的Yamin

物理萨列里之 flo萨篇

与朋友聊天中的沙雕脑洞记录

(咦我明明是想讨论维也纳拳王班萨,为什么会这样呢.jpg)

=================================


萨列里平日里维持着锻炼的习惯,也曾学过礼节性的舞剑。但当遇到莫扎特被讨债混混堵在街角时,他拔出小刀冲过去的样子还是有勇无谋了一些。


然后他脚下一滑跌倒在地。场面一时十分尴尬。


好在混混们认出了这位宫廷名人,交换眼神后忿忿散去。莫扎特热情地感谢他的大师,并把大师领回家包扎膝盖。


萨列里没有想到,那双在钢琴上灵活无比的手居然在干其他事情的时候极为笨拙。为...

是沙雕表情

“所有人散去后,萨列里仍伫立许久。他一向熟谙礼仪,今天却不知怎么买错了捧花,活像个搞错了婚礼时间的新郎。”


教授还愿补档

我猴中意你啊

安利一个「帝相」CP

斯达涅尔五世(克里昂一世他爸,简称克爸)x 首相丹莫泽尔


邪魅狂狷老流氓 x 操碎了心的忠犬军师


先来上原文


①谢叔的回忆

今日的银河又恢复以往的太平岁月。在克里昂一世,以及在此之前,在他的父亲斯达涅尔五世统治之下,所有世界欣欣向荣。


②夫铭(提及反重力升降机时)说

“这完全是实验性的设施……克里昂之前的那位老皇帝——斯达涅尔五世,他能寿终正寝令每个人都不敢相信——坚持要在几个地方装设这种升降机。据说,他是想让自己的名字和反重力连在一起,因为他很关心自己在历史上的地位,这是没什么成就的老人常有的心态。”


③谢顿质问丹莫泽尔

“你怎么能对这个世界各个角落那么熟...

1 | 5
© 密涅瓦的夜宵 / Powered by LOFTER